叶寻

感谢你能看到我_(:з」∠)_
主粉周叶、喻黄。
学生党长期扩列(qq1259862833
在极度严苛的学校压迫下生存(就是每隔两周才冒泡一次
头像by六道合
封面by古冢

【周叶】荼蘼(15)

目录戳这里 
这一章镜头比较乱 就是收拾一下前文吧……( ̄▽ ̄) 
下一章正式进入战争篇。 
我果然不会写感情戏怎么办
 
 
“喂喂,闹够了就好了啊。”经历了好一番“唇枪舌剑”后叶修笑着拍拍手,“接下来就看孙翔的表现了。” 
“那个二货?!”唐昊惊异地问。 
“对啊,别看人家有时候是挺二的,但是和你一样聪明。”叶修点头说。 
唐昊:“……(这不知所云的夸奖为什么听起来这么奇怪。)” 
“我已经告诉他该怎么做了。”叶修笑。 
————————————————— 
“砰”的一声,封锁着嘉世石屋子的门被暴力地从外捣毁,在门倒下的哀鸣中刘皓转头望去,发现孙翔手持乌黑的战矛逆光而立站在倒塌的门前,因为光线原因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你们都听见了?”孙翔冷冷开口。 
什么听见了? 
“没想到刘副领主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正当刘皓为孙翔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感到疑惑之时,从孙翔背后响起的窃窃私语让他一瞬间面如死灰。他也不笨,在这一刹那便已明白叶修早已作好了一切部署,而他刘皓,只是对方手中随意玩弄的一颗棋子罢了。 
他原以为自己的计划就算失败,叶修想拿下他也必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而事实上,叶修摆平他是那样的轻描淡写,别说自损八百,八十都没有。反而是他自己,因为这个计划而将自己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境。 
原以为是破釜沉舟,谁曾想却是自掘坟墓。 
好一手精彩的将计就计。 
“刘皓,你还有什么话说?”孙翔挥挥手,在一句审讯犯人一般例行公事的询问后也根本没听他的回复,“把他抓起来。” 
“是!” 
放弃了一切反抗的刘皓被嘉世的禁卫军轻易地带走,在几千年没有动用过的监狱里,陶轩等人已经等候他多时了。 
孙翔转身,面对着几乎称得上群情激愤的众人,淡淡开口:“很抱歉。” 
“嘉世会变成这样,我也责无旁贷。所以,我会辞去领主之位,请大家听从主城即将下达的命令。” 
人群面面相觑,之前那激动的气氛一瞬间像被浇了一盆冷水般冷却了下来。孙翔不以为意,排众离开。 
等走到确定没人能看见他的时候,孙翔脸上的冷酷从容瞬间支离破碎,取而代之的是他一贯那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派头。 
“哼,叶修,就算比演戏,我也不会比你差的!” 
你忘了你的剧本是叶修写的了吗,羊习习大大? 
————————————————— 
第二天。 
“什么?!” 
“看来我希望议会长能对我心脏好一点的请求被完全忽略了。”喻文州苦笑着摊摊手。 
“感谢各位对我演技的夸奖啊。”叶修撑着头将下面一圈人震惊的表情尽收眼底,“如果不是开战在即,我想我可能永远都不会说出来。” 
“的确,可能对士气造成严重影响,说不定就有Excess会想不战而逃了。”王杰希赞同地点点头。 
“文州,战术交给你先考虑,我现在得去一趟嘉世收拾烂摊子了。” 
“好的。”喻文州点头,“既然你能掌控空间元素,那么我们的战术选择无疑可以再多许多变化。” 
叶修笑,“你拿主意就好。” 
他偏过头隐晦地看了一眼周泽楷,正对上对方同样投射过来的视线。 
为什么没有说时空元素可以压制Evil? 
他原以为会在周泽楷的眼中读出这样的疑问。 
然而,并没有。 
那双宛如黑曜石般深邃的眸子没有透出一丝一毫的疑惑,那盛满了然的眼瞳明明白白地传达出一个信息:无论什么,你拿主意就好,我理解你想做什么。 
眼神交汇只在电光石火之间,下一刻双方都转开了视线。 
叶修握拳近唇,低不可闻地轻咳了一声,唇角愉悦地微微勾起。 
小周真是懂我心意。他想。 
————————————————— 
“全部流放入无尽战场。” 
在亲眼确认了没有一个漏网之鱼后,叶修满意地点点头宣布了判决方案,轻轻松松的语气好似拂落一片落叶一般自然,然而却盈满沉重的杀意。 
站在他身后的孙翔惊愕不已地望着他。 
“愣着干嘛?小朋友?”叶修转过脸来挑眉望着孙翔,“难道你要告诉我,对这样极有可能损害内部稳定的Excess,还要抱着宛如圣母玛利亚一般仁厚的情怀去宽恕他们吗?” 
孙翔没有接话,只是伸出右手沉默地按上了被从屋子中移出来的嘉世石。 
看着他的动作,叶修也没有再说话,只是又像往常一样好似一切都满不在乎似的笑了笑。 
沉默之中,孙翔忽然就开始有些明白他比叶修到底差在了那里。 
自己绝不可能像叶修一般,收尾收得如此干净利落。 
他与叶修,不是简简单单的战斗力的差距。真正的差距,差在他孙翔缺少真正的战争所熏陶出来的杀伐果决的手段,也差在缺少真正冷酷理性思考问题的方式。 
或许,叶修叫自己“小朋友”还真有点道理啊…… 
随着银光的消失,刘皓等人的身形也一同消散,而孙翔的内心却开始波涛汹涌。 
————————————————— 
当叶修带着孙翔回到主城,并且商讨完了第一天的战术安排时,荣耀城上方银灰色的天空已然转变成了如天鹅绒般的墨蓝色。 
这是深夜的标志。 
站在议会长府的门口,叶修仰头望了望天空,一时间竟然有些失神。在过去的无数个日夜里,自己似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时间过得可真快”的感受了。 
自从他看到了周泽楷接任轮回领主的请求,就好似多米诺的骨牌被推倒了第一张,无数变故蜂拥而上,快得甚至让他应接不暇。 
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掩藏在这连锁反应之后,已然蓄势待发。 
“叶修。”他听见那个熟悉的清冷声音,低沉的声音带着微微沙哑的磁性,好似一片羽毛在他的心间轻轻挠了挠。 
他吐出一口气,轻声笑道:“小周。” 
没有问周泽楷为什么来,好像周泽楷就应该现在来一样。 
他们之间就是有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 
周泽楷缓步走近。 
“礼物?”(忘了礼物这茬的请回翻第八章=_=) 
尾音轻微的上扬,好像一个欣喜等待着糖果的小女孩一般的语气。然而这样的话配着周泽楷那样清冷磁性的声线却硬生生被叶修听出了一种——反差萌? 
他的脑海里诡异地浮现出周泽楷穿着粉红连衣裙戴着蝴蝶结伸手对他讨要糖果的情景,而后“噗嗤”一声笑了。 
周泽楷漂亮的眼睛里浮现出一丝迷惑。 
他或许有点明白为什么轮回领地的人会因为江波涛能轻而易举理解他的意思而羡慕不已了。 
“你还记得啊。”叶修向周泽楷走近了一步,漆黑的眸子含着笑,温柔得像是收藏了漫天星光。 
周泽楷深深凝视着他。“你说的每句话,我都会记得。” 
你说的每句话,我都会记得。 
简单的十一个字,却是生生把荣耀城的议会长给说愣了。 
哦嚯,甜蜜暴击啊。 
但是当然,口头交锋,叶修是从不认输的。 
“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表白吗?”叶修半开玩笑地调侃了一句,也没等周泽楷再回答便接着道,“枪给我。” 
周泽楷毫不犹豫地拿出了荒火与碎霜。 
这是叶修第一次近距离地观察周泽楷的武器。 
好枪。叶修在心底暗赞一声。 
“你的枪有名字吗?” 
“荒火,碎霜。” 
“很好的名字,就像你的性格一样。”叶修笑了笑,握住双枪的手开始散发出淡淡的银光。 
静默之中,他们开始不约而同地回忆起自己对对方在这少数几次接触内的印象。 
周泽楷在叶修眼中,骄傲而内敛,沉默而强势。他的外表与他的内在就像是无数组反义词,深入了解后他的一切都能令叶修惊异不已。 
而叶修在周泽楷的眼中同样令人惊奇。他总是一副好似一切都漫不经心的模样,但所有的事情在他眼中都分毫毕现;他看上去懒洋洋弱不禁风,但他的实力超乎想象的强大;他看上去嘲讽而冷漠,但与他接触过的人都知道,叶修本质,实在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他们都在相互试探。 
周叶二人都不太明白自己对对方的好奇感究竟从何而来。 
或许是因为,他们是站在同一个层次的人,因此总是情不自禁想要了解对方更多一点。 
叶修手上的银光隐没,荒火与碎霜原本漆黑的枪身已经全部转变成了银色,唯有雕刻于其上的红蓝魔纹依旧闪烁着原本的光彩。 
“好了小周。”叶修把枪往周泽楷手里一拍,银光一闪,双枪如水波一般融入周泽楷的掌心,“以后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你丢枪了。” 
周泽楷的目光闪了闪,忽然“噗嗤”一声也莫名其妙笑了出来。 
这回轮到叶修摸不着头脑了。 
俊美的青年嘴角弯起温柔的弧度,眼睛闪闪发光。“谢谢前辈。” 
天啊,这么乖的小周请给我来一百个!叶修心底顿时弹幕刷屏。 
“不用谢。”他挑起一个熟悉的懒散的笑容,“我答应你的。” 
“很累。”周泽楷轻声说。在他眼里,叶修原本就比较苍白的肤色在把双枪交还给他的时候又添了一分透明,那种已经算得上病态的苍白让叶修整个人看上去显得更加憔悴。 
当然他明白,叶修外表的疲惫、孱弱,统统都是假象。这个男人内心的堡垒,坚不可摧。 
但是,还是忍不住会心疼啊。 
“担心我?完全不必啊。送礼物嘛,当然是你开心就好。”叶修抬眸。他的声音很轻,轻佻之中又带着隐藏的郑重,“要是你愿意,我把我自己当成礼物送你也行啊。” 
语言交锋从来没有落过下风的叶议会长,怎么可能在心灵暴击这一块上输给寡言少语的周泽楷。 
周泽楷的眸子危险地眯起。 
不知何时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无限接近于零,近到是只要周泽楷微微低头,就能亲吻叶修的距离。 
于是他几乎是鬼使神差地一低头。 
唇间感到柔软而冰凉的触感,在他眼前那双黑如深海的眸子弯起一个狡黠的弧度。舌尖探出细细描摹对方形状优美的唇线,下一刻便撬开毫无防备的齿关强势地长驱直入。 
交缠的呼吸带着暧昧的热气喷在彼此的脸上,一瞬间燃起了好似火焰一般令人心神颤抖的触感。周泽楷越吻越深入,几乎是抵着叶修一路跌跌撞撞地往后退,直到叶修的后背紧紧地贴到议会长府的围墙上。叶修伸手轻柔地抚了抚周泽楷的后脑,这样带着纵容意味的举动不动声色地将这一个亲吻推向更加难以收拾的境地。 
来不及被咽下的唾液顺着苍白的脸颊划出晶莹的弧线,在天地之间淡淡银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渐渐的嘴角开始发麻,黏在一起的唇也开始有些失去知觉,但依然没有谁停下来,就好像在进行一场谁先停谁就输的幼稚的拉锯战。 
看似意乱情迷。 
然而两人内心深处依然保有最后的理智。在未来一片迷茫的基础上,他们对可以遇见彼此抱有最深刻的感激,但是,却又不敢毫无顾忌地不负责任地完全交付。 
他们都在等尘埃落定的那个时候。 
良久,唇分。 
叶修轻轻抹了一把嘴角,带起牵连的银色丝线。他望着眼前呼吸微乱的俊美青年,微微笑了笑,声音带上了一丝沙哑,简直性感得不像话:“晚安,小周。” 
周泽楷同样勾起一个温柔的微笑。 
“前辈晚安。” 
“礼物……我很喜欢。” 
“谢谢前辈。”

评论(1)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