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寻

感谢你能看到我_(:з」∠)_
主粉周叶、喻黄。
学生党长期扩列(qq1259862833
在极度严苛的学校压迫下生存(就是每隔两周才冒泡一次
头像by六道合
封面by古冢

【周叶】荼蘼(10)

目录戳这里
过渡章,比较短。




“死亡一千六百七十四人。”

叶修捏了捏眉心,抬起的手腕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血液已被物理系强悍的自愈能力止住。他的手难得的有些发抖,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因为吴雪峰口中吐出的触目惊心的数字。

此次一战损失接近三分之一的Excess。这样重大的伤亡,自西方军出现以来,绝对可以列在首位,并远远甩开第二名十八条街。

“还好沐橙没有来。”他忽的开口,却是看似毫不相关的话题,语气中带着点疲惫。

吴雪峰抬眼,目光复杂地看着自家军团长。

“不管怎么说,胜利了,就还有退路。”一瞬间流露出来的脆弱被他在下一个瞬间就完美地收敛,抬起眼来叶修依旧是那个运筹帷幄一切都好似漫不经心的西方军团长。“准备撤回安全区。”

“是。”吴雪峰垂眼恭敬应声,努力掩住了目中的伤痛。

——————————————————————————

“北方失守?刘皓的脑子被Evil吃掉了么?”苏沐橙愤怒地一拍桌子,好像下一秒就要扛出吞日一发火焰弹打到刘皓的脑袋上。传令兵战战兢兢地站在原地手足无措,听到在大家印象中永远温柔可亲的苏沐橙又用一种森冷的语气咬牙切齿地问:“为什么叫叶修哥去支援?难道不知道他也前去阻击了西方的Evil吗?”

“沐、沐橙姐,总指挥部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啊。”传令兵小心翼翼,声如蚊呐,“这一次不知怎么了,Evil同时从四面加兵,北方的防线又最为脆弱……”

“所以呢?”

“所以,所以刘皓没有守住,两千Evil正在向中央逼近……”传令兵说到一半,才忽然意识到刚刚问那句“所以呢”的人,似乎并不是苏沐橙。

不知何时出现的叶修抱臂斜倚在门框上,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端的是一副平日里懒洋洋的做派。月光从屋外探进来,然而光芒却不甚明朗,勉勉强强映亮了他的半张脸,另外半张脸隐在黑暗中,显得模糊不清,捉摸不透。

“告诉总指挥部,叶修听令。”他淡淡扫了一眼苏沐橙,目光中不容置喙的含义让后者的话再一次被噎住。“请容许我休整一夜,伤兵作战有损战力。”

“是,军团长。”小传令兵大大松了一口气,恭敬地敬了个礼,转身,飞速消失在了夜色里。

“我不明白。”苏沐橙的声音紧跟着从旁边飘过来。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我不去,北方就会被突破,就这么简单。”叶修说。

苏沐橙咬紧下唇。“你去了,就一定守得住?”

“我不去,那就绝对守不住。”叶修瞥了她一眼,“不要天真了,沐橙。自私可是很不好的行为。”

“你不也很自私吗,你和哥哥都是这样。”苏沐橙的眼圈微微泛红,“我也是Excess,我还有吞日,我可以上战场,但你们都把我隔离在后方。”

“你不该接触这些东西。”叶修说,“我们只是希望你还是那个你。”

“你们变了吗?”

“从某些方面来说,是的。”叶修淡淡地说着,语气平板,“当你做了太多身不由己的选择,就会被外界影响而改变。”

不论是他还是苏沐秋,身上已经不可避免地染上了战争杀伐果断的冷酷因子。

“我只是想和你们在一起。”苏沐橙的声线出现了不稳的颤抖,“是和平时代也好,是末世也罢,我只希望我可以和你们一起活下去。”

世界怎样我不关心。我关心的只是你们。

“所以说,不要太自私啊,沐橙。”苏沐橙看见叶修转过头来,头发被月光染上富有光泽的银色。“偶尔做一次救世主的感觉其实相当不错啊,不去试试我一定会后悔莫及。”

“……保护好自己。”苏沐橙眼神复杂地看了倚在门框上的人一眼。无论内心如何抗拒,只要叶修开口,她都不会拒绝——她只会努力做好他交代给她的一切任务,力图减轻他的负担。

“当然,谁有我命大啊。”叶修笑。

苏沐橙顿了顿,没有再说什么,从叶修身边擦身而过,离开了屋子。她蜜色的长发擦过他的脸颊,微微的痒。

目送苏沐橙同样消失在夜色里,叶修唇角的笑容收起,缓步走到桌前坐下,伸手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这个幻境按部就班发生的一切反而令他措手不及——破局的关键到底在哪里?难道说,就是让他再完完整整经历过一次这段最为痛苦的过往?

但这对他根本不算什么。

所以这个幻境的意义何在?这样就想摧毁他的精神吗?

现实没有再让他疑惑太久。

“笃笃笃。”

突兀响起手指敲击在墙上的声音。

叶修瞬间抬头,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却邪已在掌握之中,森寒的矛尖遥遥指向门口。

但当看清来人容颜的瞬间,叶修的瞳孔骤然收缩。猝不及防之下,他攥着矛杆的手甚至都开始微微颤抖。

他想过变数可能会是什么。是刺杀?是战局的失败?还是其他,等等等等?但是这个人的出现,真正让他始料未及。

愣怔半晌,叶修才低低唤出一句:

“沐秋?”

清秀的少年站在墙边,微微一笑。

“是我。”

评论

热度(89)